登录名:    密码:   

园区文章     共有 3 篇文章

怀念邵维强师傅  

  • 上一篇  下一篇   返回文章列表
  • 发表于2012-04-01 阅读(2794) 评论(0)
  • 岁岁清明,今又清明。今年不同的是我们有了网上的《长红纪念园》。感谢钱慕源先生费心、费力玉成此事。使我们有了一个寄托哀思的平台,善莫大焉。 

    在《长红纪念园》的故人名单中看到了邵维强师傅的名字,心生悲凉。看来好人不一定长寿。 

    1971 年秋,从贵阳省红展馆回到 112 ,我就住在了八车间的厂房里。和我一起住在一个小屋里的是两个邵师傅——小邵师傅邵振和;老邵师傅邵维强。我和这两个好人一起住了三年半时间。一直到 1975 年春调离 112 。 

    这三年,生活上的事我什么也不管,全由老邵、小邵两位师傅打理。小邵师傅每天去食堂打饭,买来主食,老邵师傅在屋里用电炉炒菜。老邵师傅的白菜炒得真好吃,我至今也达不到邵维强师傅炒白菜的水平。 

    车间主任钱祖煌特批,允许我们用热处理加热炉的余温烤馒头。烤出的馒头四面焦黄,实乃人间美味。 

    两位好人不杀生,从邦水买来的活鸡只好由我这个恶人下手。第一次不熟练,血没控干净我就放手了,结果鸡还没死,嘶叫着满车间乱跑。滴得到处是鸡血,邵维强师傅十分不忍。 

    邵维强师傅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。他的口头语就是“我的天主”,相当于现在时髦的英文 my God, 邵维强师傅心慈面善,待人平等谦和。从没有听过邵师傅讲过一句脏话。对待年轻人他总是那么慈祥;对待同龄人总是那么友善;对待各级领导,总是那么恭顺;即便有争论也是很平和地讲道理。我脾气不好,工作生活中讲起话来疾言厉色,对军管会、厂领导、车间领导发生过顶撞,邵师傅总是好心规劝我。 

    邵维强师傅这些品质我不认为是他学习毛主席著作的结果,也不认为是工人阶级优秀品质的体现。我总认为他的行为举止受他所信仰的天主教的教义规范。从他的身上可以看到“摩西十诫”的影子。 邵维强师傅调回北京,我还去看过他,他调的单位是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,邵师傅还绘声绘色地和我讲过他在所里见到过那个数学怪人——陈景润,那个研究哥德巴赫猜想的大科学家。 

    八车间另一个故去的好人,满德斌是回民,尽管他是共青团员,并不承认信仰伊斯兰教,但据我观察,他的行为举止也有伊斯兰教义规范的影子。这也许是受家庭言传身教的影响。 

    我从小对宗教很好奇,长大后又不断地接触了一些宗教的文化,在我看来,所有的宗教(邪教除外),都是劝人向善的,以自己的教义规范教民的行为举止,令其有所敬畏,所以真心信教的人大都是很善良的。 


    怀念邵维强师傅。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栗卫民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2 年清明 
  • 上一篇  下一篇   返回文章列表